崇拜時間

 [週六青崇 2:00 pm ][ 週六晚堂 5:00 pm ]

[主日早堂 9:40 am ]

[主日午堂11:30 am ]

信仰見證

信仰見證

Avatar
陳力進弟兄

我是來自Alife的力進,今年剛好在尖福踏入第10年。我從小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長大,並在傳統基督教學校就讀小學及中學。小時候,因為自己的成長環境,令我總覺得自己被忽略及因比不上他人而自卑。到了中學後,我發現成就能夠讓人對自己有正面的認同,也可以藉此提升自己的信心,便開始努力地爭取一切身邊的獎項,跟隨世俗成功的準則。這個狀態直至高中才有改善,在教會中我漸漸領悟到上帝看人的準則並不是外在的「成績表」,而是人的內心有多願意謙卑放下自己,跟隨祂的話語而行。

在中六考 DSE 的過程中,我經歷了人生的第一個「神蹟」,上帝用祂的方式告訴我祂才是掌管萬有的神,人並不能夠單靠自己,也在當中療癒了我的心理枷鎖。

經過大學的洗禮,我再次慢慢被身邊的人同化,在事業上尋求在世界上被視為成功的行業,限制了自己的前路。然而,上帝再一次提醒我:「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 16:9)。先後經歷家庭分裂、社會事件及疫情蔓延對自己尋找工作的壓力和影響,上帝再次提醒我不能只靠自己去面對人生,讓我慢慢放下自我,學習交託,並在旅途中重視祂的同在多於最後的結果。

在畢業後兩年的工作上,面對著疫情及戰爭對金融市場的影響,讓我更深體會到人的限制 - 沒有人能掌管明天。另外,從前的我總覺得自己很努力,所以很難將一切發生的事情單單看為神的恩典。在資產管理這行業工作,讓我慢慢體會到神給人作為地上「管家」的身份,一切的資產不屬於自己,就如地上的所有也不屬於任何人,而是屬於神。

微軟現任首席執行官在其自傳曾提到 CEO 的解釋為 Culture Executive Officer,因為企業文化對公司發展最為重要。我的英文名字是LEO,一直以來我想成為自己的Life Executive Officer,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但我決定從今以後由上帝成為我的 LEO,跟隨耶穌作門徒,不追逐世俗的成功,謙卑地順服祂的道。

「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9)

Avatar
陳紀南姊妹

在了解基督教實際上是關於什麼以及上帝是誰之前,「去教堂」就是我每週六遵循的例行公事,敬拜就是唱我喜歡的歌曲的機會。自小,我會在睡覺前祈禱,但每晚只是重複 “求天父比我好好瞓一覺,阿門"。

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需要祈禱,也從不打算通過祈禱與上帝交談。在我足夠成熟以深入了解基督教之前,我有時會拒絕承認自己是基督徒的身份。這是因為我傾向於阻止人們詢問與我信仰有關的事。某程度上,只是因為我上小學的時候,大多數同學和朋友都不是基督徒,所以我沒有信心透露我的信仰及敞開心扉。

我不是那種可以坐下來靜靜地讀聖經的人,所以我多是透過詩歌敬拜與上帝聯繫。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神對我說話並醫治我,是幾年前參加尖少bond summer camp。記得我們邀請了Philia Yuen帶領敬拜,那場敬拜絕對是獨特而感人的。崇拜開始後不久,我開始流淚。這感覺有點奇怪,因為我的內心深處從未有過那種觸動的感覺。

我記得當時並沒有任何重大壓力,但我感覺到上帝在對我說話,崇拜之後我感到非常放鬆。從那時起,我發現在敬拜時我可以與上帝親近。

大約一年前,我和媽媽發生了一場激烈的爭吵,我們維持了大約兩天都沒有互相交談和互動。同一週,我聽了一個牧師的講道。事到如今,我仍然無法相信那篇講章是如何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出現的。我竟然一邊聽道一邊哭個不停,那牧師所講的,正正是我那一週所經歷的事,實在太有共鳴。

在我決定放棄解決問題並讓它慢慢消失之前,上帝再次對我說話,並指引我走上正確的道路,問題亦隨即解決了。那次敬拜以後,我確信上帝一直在傾聽我們的心,即使我們沒有意識到,祂也在默默地工作。 我的確是那種怕死的人,但我可以說,當我明白並接受了神是基督,我的內心和態度有很大的變化,我發現到自己沒有了像堅定相信上帝之前那樣感到壓力。以前我是經常出現焦慮的人,很難讓自己平靜下來;但現在,當我明白並接受神之後,真正顯著的變化是,當我遇到任何問題時,我會立即禱告。

祈禱從 “求天父比我好好瞓一覺,阿們",演變到我可以和上帝聊天,與祂靜靜地相處。這就是為什麼與之前接受上帝相比,我的祈禱中包含更多感恩的事。因此我會說禱告的動機和態度,是在明白並接受神是基督之後的主要變化。

Avatar
鄒嘉怡姊妹

從小學到中學,人生也過得挺順利的,感覺只要自己渴望得到的,以自己的天資與努力,可以說是唾手可得。年少無知,這樣的想法,確實是有點自以為是吧。

還記得中三那年,發生了許多不如意事,對當時一帆風順的自己確實是打擊。那時的我,總是在發放負能量,上學經常拒絕社交,每一晚經歷失眠也是痛苦的折磨。回想起,當時可能是有點抑鬱吧。

但中四腳傷的這件事,我當頭棒喝,驚覺世界確實有太多事是不由自主的。那一年大概是人生瘋癲的一年,拼了命練體能練跑,短時間內突破自己一個又一個的極限。本以為付出的努力是會有相應的回報,可惜事與願違,世界並沒有善待努力的人。突如其來的腳傷,把巔峰的我拉到谷底,把付出的努力汗水一下子抹去。太多事情是無力控制的。從那時開始,我漸漸相信這個信仰,甚至返教會。

自此,我漸漸變得樂觀,甚至進了大學以後,很多朋友都會用極度樂觀來形容我,確實是有點難以置信。由初信至今,經歷了不少挫折,更有些苦難傷痛,讓我一度放棄自己。原來,人生確實有太多事情是如此無能為力的。昔日的我一定想像不了,如今我竟靠著信仰捱過這些從未想像過的事,亦讓我有力走下去。縱使曾經對世界徹底失望,但如今仍渴望用愛微小的改變世界,因為我確信愛的力量是很大的。世界再崩壞,願自己仍能堅守心中的信仰。

Avatar
郭寶弟兄

在我信主之前,工作和生活上有很大壓力,脾氣較差,與家人難以相處,而且染上賭博這惡習。後來大女兒信了耶穌基督,在2016年,女兒的弟兄姊妹向我傳福音,我祈禱決志接受耶穌基督作我的救主,求祂赦免我的罪,帶領我一生。信主的一刻,我將所有的重擔交給主,心中充滿平安,感謝主!

接著我參加了我家附近的團契,信主之後,發覺自己脾氣比以前較好,和家人相處和睦了,我也戒了賭博這習慣,感謝主!

2018 年,我隨著女兒到尖福堂聚會,加入了約書亞弟兄團契,我很享受和大家一起讀聖經和相處的時間。在團友的鼓勵下,我除掉了家中所有偶像,從此專一敬拜主。除非有很重要的事情,我一定會返團契。

現在我心裏充滿平安和喜樂,我願意一生跟從主,聽從主教導,感謝主!

Avatar
曾渼茵姊妹

在我未信主前,認為基督教是導人向善的宗教,因為當時身邊不少好友都是基督徒,他們好像比一般人更開朗、温柔、無憂無慮,不禁令我對這個信仰感到好奇,究竟她們都在教會經歷了甚麼?當時我還是一個平凡的中學生,對死亡並沒有太多的感悟,畢竟生老病死好像離我很遙遠,甚少會想到這個話題。反而,那時的我只懂埋頭苦幹在學業方面,生活對我而言就是無窮無盡的測驗考試,彷彿在學業上取得成就便能與成功畫上等號,因此我生活中大部分時間都用在讀書。

當年中四,一次機緣巧合下,身邊一位基督徒朋友邀請我跟她參與教會聚會,好奇心驅使下便加入了尖少幫這個團契,間接開啟了我信主的道路。起初我堅持返教會只是抱着學習的心態,因為了解到自己待人接物方面有很多不足之處需要改進,故此希望透過親近上帝,讓我能夠多作反省,亦求祂帶領我不斷學習和改善我的性格。

我依稀記得最初返教會的日子,正經歷人際關係的低潮,當時與一群好友因溝通上的誤會而發生爭執,令我感到不被尊重,繼而對這個團隊失去信任和感到失望。因為學業繁重、壓力累積,我時常感到徬徨無助,負面的思緒常湧上心頭,漸漸地我發現自己找不到宣洩情緒的出口,十分難受。當時,一位基督徒好友給我介紹了一首詩歌,教我向神禱告,我一邊細嚼歌詞,一邊向神訴說我的委屈和痛楚,那是我第一次親身經歷到神的安慰和陪伴。自此,生命中種種經歷亦令我開始發覺到自己在處理情緒方面的軟弱和應對壓力的無能,不但經常為學業感到憂慮,而且對自己的能力毫無信心,這令我開始領悟到依靠神、仰望神的重要性,更有了後來決志的經歷。

我清楚明白並承認耶穌基督是我的救主,更了解到自己是個罪人,因為以往很多時候我都選擇依靠自己的能力去解決生命中一切難題,並沒有嘗試交託給上帝。故此,我需要求神進入我的生命並讓祂的力運行在我身上,帶領和看顧我走未來的道路。及後,每當我感到疲憊無力、寂寞、苦惱時,我會聆聽詩歌並向神祈禱,求祂為我分擔一切,消除我的憂愁和困苦,因為我深信神能夠完全明白我,使我不再懼怕,在祂面前,我可以放下一切重擔,不用刻意隱藏內心的困擾,可以毫無保留地抒發自己的情感。

決志後的另一得着,是我認清了生活的意義並不只是學業、工作和物質收穫,更多的是心靈上的修養和反思,因為前者都是地上的、短暫的,我需要學習在追求那些的同時,仍要分配適量的時間去追求那些在天上的、永恆不朽壞的價值,多透過禱告、敬拜、事奉和靈修等不同方式親近上帝,並加強維繫與教會弟兄姊妹的關係。

Avatar
梁皓揚弟兄

我接觸教會是在十歲時,鄰居邀請我參加教會的夏令營。但我決志信主不是一天的事,沒有什麼驚奇的突然的改變。我花時間上主日學,聆聽和學習聖經的故事,又和教會的弟兄姊妹相交,覺得基督信仰和其他宗教最大的分別就是強調愛。

我自小就喜歡思考,什麼是對還是不對,怎樣同其他人相處。我在香港成長,學習的當然是中國傳統哲學啦!家中還有神枱。我一直以為宇宙就是一套像機械這般精密的系統,今世做多些好人好事,就會有好報應,或者來世輪迴會有好生活;或者努力修行,就可以得着超乎常人的能力和智慧。神愛世人,教導我們彼此相愛;愛你的鄰舍,更要愛仇敵。最觸動我的是這金句:「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馬書 5:7-8)。就算再善良的人,我也想像不到他會為壞人犧牲自己的生命,就是這份愛,令我甘心順服這超越人性的基督名下。

見到身邊非基督徒的朋友,踏入社會後開始爭名逐利,因為他們唯有用金錢去填補對未來未知的不安;我感謝耶穌!在我成長的路上重塑我的價值觀,教我不要為衣食憂慮,主必供應,我們只要追求聖潔,將神的國放在心上。

Avatar
許鈺芳姊妹

我出生於一個傳統的家庭,我父親是做生意的人,出生貧窮,後來白手興家,所以很迷信,他相信風水和大部分的中國人傳統的宗教,包括黃大仙、觀音、道教等等。我覺得宗教都是導人向善,只要父母叫我拜什麼我都會拜什麼。對人生亦沒有什麼特別的看法,但很害怕死亡,因為不知道死亡是什麼。

感恩我的姨姨是基督徒,她從小就帶我到教會的主日學,讓我可以接觸基督教。但從前到教會所得的,很多都是頭腦上的知識,和小朋友玩耍,沒有很深切的經歷神。直至到溫哥華讀大學,有機會在冬令會經歷神並接受主耶穌為我個人的救主,知道神與我的關係,不只是一個宗教。我真正感受到耶穌愛我,甚至為了我的罪釘十字架,為我死,並且復活。

在信主前做錯事,除了自責沒有什麼太大的感受。但在我接受基督後,若做錯事會感受到聖靈的責備,直至回到天父面前坦白認罪悔改,才得到釋放。信主後,對人生的看法改變了,知道我的一生是為主而活,而不是為自己或任何人而活。希望能做到凡事先求主的心意,而不是自己的心意而行。

Avatar
吳惠敏姊妹

信主前,我很自卑、害羞、脾氣壞,又不愛說話,怕黑。過新年我會跟父母去黃大仙求籤,逢初一、十五會跟著父母拜偶像及祖先。

於 1991 年,我獨個兒到多倫多的一個小鎮念中學,在校園寄宿。 11 月 22 日那天,中國學生團契舉辦了佈道會,我被邀請去參加。平時他們邀請我去團契,我會說要溫書。但今次例外,神有祂的時間表。我去了。當講者呼召時說:「若果哪一位覺得自己有罪,願意相信主耶穌用祂寶血洗淨我們的罪,請舉手。」我低著頭,內心掙扎,心裡感動,淚流滿面,鼓起勇氣舉起手決志,接受了主耶穌成為我的救主。從那天起我的生命就不再一樣了。之後,到美國匹茲堡一間基督教學院(Geneva College)讀一年級,每星期五跟一位姊妹駕一小時車去參加匹茲堡華人教會大學生團契,半年後受浸。之後,隨家人移民到溫哥華,經朋友介紹,在當地找到一間華人教會繼續聚會及上主日學。1998 年,大學畢業後,回香港第一時間是找鄰近的教會繼續聚會及事奉。

信主後,心裡多了一股正能量,對罪比較敏感,脾氣仍有,但聖靈提醒我會主動道歉。感謝神,給我開明的父母,接納我及尊重我的信仰。我沒有跟他們拜偶像和祖先,他們沒有責罵我。在團契裡,我願意與組員分享,會主動與陌生人講福音。在大學時,會邀請同學參與學生團契。在工作時,為同事報名參加鄰近的褔音午餐及邀請她們去團契。當教會有佈道會時,我會把握機會去邀請朋友或家人參與。門徒是有責任撒種的,收割留待主耶穌。人生不會常常順境,在生活上遇到困難或低谷時,會依靠神,學習忍耐,數算主恩,多看聖經,透過禱告去尋找上帝的安慰。我也會找熟悉的姊妹去分享及一起禱告。因為在信仰上,同行者是很重要的。

時間飛逝,信主多年,家人仍未信主,不過當他們遇到困難時,他們願意與我一起祈禱。人生中遇過高低起跌,試過沮喪失望。但在艱難的時候,我看見神的看顧、預備和供應。恩典夠用,只要堅持到底,不離棄神,常在祂裡面,祂也常在我裡面。